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八百年前,满大街都是博彩摇奖

http://www.e23.cn2018-07-04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摘  要:在宋代,转盘抽奖之类的销售方式,叫作“关扑买卖”,或“扑买”、“扑卖”,有时也简称为“扑”或“博”。所谓“关扑”,换成现在的说法,即博彩,与“赌博”的英文单词 Gamble 发音相近。元朝时,市井间关扑之风还很盛。我有点疑心 Gamble 就是“关扑” 的音译,可能由马可·波罗从中国带入欧洲。当然,这只是我的 猜测而已。

  适逢世界杯开战,许多球迷熬夜守候在电子屏幕前,只为一睹心中巨星的风采,但也有一批观众,比起看球更加关注结果,而每每遇到爆冷的结果,总是几家欢喜几家愁,几家相约上顶楼....

  这种寻求赤鸡的本性似乎是人改不掉的,早在几百年前,即便没有今天各种发达的手段,人们也能从仅有的条件中创造刺激。今天为各位选摘的段落,来自新民说新书《风雅宋:看得见的大宋文明》,看看大宋年间的人们是如何自娱自乐的。或许会突破你对“古代”的各种想象,历史其实并没有我们刻板的印象中那么严肃与不近人情。

  春节将近,跟友人到商场逛逛,准备购置些年货。商家为促 销商品,在商场门口设了一个抽奖转盘,顾客只要购物 100 元以上,凭小票可以转动彩盘一次,如果中奖,可得到一份洗发水、沐浴露之类的日用品。朋友指着那个抽奖转盘跟我说,你不是说 宋朝社会很“现代”吗?宋朝可有这物件?我撇撇嘴,说 :这种转盘游戏、摇奖销售的法子,就是宋朝人玩剩的。朋友的嘴巴张 成了一个大大的 O 型 :真的?我说 :当然是真的。

  在宋代,转盘抽奖之类的销售方式,叫作“关扑买卖”,或“扑买”、“扑卖”,有时也简称为“扑”或“博”。所谓“关扑”,换成现在的说法,即博彩,与“赌博”的英文单词 Gamble 发音相近。元朝时,市井间关扑之风还很盛。我有点疑心 Gamble 就是“关扑” 的音译,可能由马可·波罗从中国带入欧洲。当然,这只是我的 猜测而已。

  宋朝的店铺或商贩,很喜欢用关扑的游戏来吸引顾客。假如 你是宋朝人,在市场上看中一样商品,比如一斤羊肉,一件衣裳, 你可以按市价买下来,也可以跟店主商定用关扑的方式赌一把 : 只掏一点钱参与摇奖,比如 100 文钱的商品,你掏 10 文便可以获得一次关扑的机会,你若赢了,商品你拿走 ;若输了,10 文钱归店家。这便是宋人所说的“关扑买卖”。

  “扑卖盈市”

  我们如果去翻阅宋代的笔记,北宋的《东京梦华录》也好, 南宋《武林旧事》、《梦粱录》也好,都会发现,宋朝民间非常流 行关扑买卖。不过北宋与南宋的情况又有不同。北宋政府是禁赌的,《宋刑统》规定:“诸博戏财物者,各杖一百。”关扑也属于“博

  戏财物”之列,受到管制。只是老百姓太热衷于关扑,宋政府也就顺应民情,在重大节日放开赌禁。

  开禁的节日包括春节,《东京梦华录》说,“正月一日年节,开封府放关扑三日”。因此,每至春节,开封府的大街小巷都有商贩关扑年货:“坊巷以食物、动使(日用品)、果实、柴炭之类,歌叫关扑。”一些热闹的商业街,更是“皆结彩棚,铺陈冠梳、珠翠、头面、衣着、花朵、领抹、靴鞋、玩好之类”,供人扑买。逛夜市的女性也喜欢跑到那里看人关扑 :“向晚,贵家妇女纵赏关赌,入场观看。”元宵节也允许关扑财物,最繁华的东京宣德门外大 街,都是关扑买卖的商贩与游人。年底的冬至佳节,也是“官放 关扑”。

  此外,每年三月初一至四月初八,宋朝政府都会准时开放皇家园林“金明池”与“玉林苑”,纵市民游玩。开放期间,皇家园林内也是可以关扑的。就像我们今天在城市公园中看到的热闹场景,宋代池苑内,到处都有商家用彩布围成临时店铺,“铺设珍玉、奇玩、匹帛、动使、茶酒器物”,吸引游人关扑。游园的市民,也都乐得掏一点钱去博博运气,中了奖则高高兴兴回家,“往往以竹竿挑挂终日关扑所得之物而归”。

  到了南宋时,原来的赌禁已经形同虚设,关扑买卖更是常见了。一位南宋人说:“关扑食物,法有禁。惟元正、冬至、寒食三节,开封府出榜放三日,……非如今常得关扑也。”这“如今常得关扑”几个字,表明关扑买卖已深入南宋市民的日常生活。

  杭州的夜市,一年四季都有关扑买卖,关扑的小商品包括各 类小吃,如糖蜜糕、蜂糖饼、灌藕、炸藕、时新果子、像生花果、红边糍、猪胰胡饼、鱼鲜、猪羊蹄肉;各项小玩意,如细画绢扇、细色纸扇、新窑青器、螺钿玩物、打马象棋、杂彩球、琉璃炮灯、四时玩具 ;各种服饰,如销金裙、缎背心、缎小儿、销金帽儿、逍遥巾、狼头帽、小头巾、抹头子、花环钗朵、箧儿头、销金帽 儿;还有各式家具,如螺钿交椅、时样漆器、细柳箱、诸般藤作、螺钿投鼓、螺钿鼓架。不要问我为什么晓得这么多商品名堂。这 些名目都是从《梦粱录》与《繁胜录》抄下来的。

  只要是商品,就可以摆出来扑卖。连女性也很喜欢到市场上

  “关扑香囊、画扇、涎花、珠佩”。宋人说杭州“扑卖盈市”,绝非虚言 。

  宋朝女性爱美,喜欢往头上戴花 ;宋人也极追求生活情趣, 喜欢在家里插束鲜花。鲜花都可以从市场上扑买。《梦粱录》说, 杭州“ 四时有扑带朵花, 亦有卖成窠时花、插瓶把花、柏桂、罗汉叶。春扑带朵桃花、四香、瑞香、木香等花 ;夏扑金灯花、茉莉、葵花、榴花、栀子花;秋则扑茉莉、兰花、木樨、秋茶花; 冬则扑木春花、梅花、瑞香、兰花、水仙花、腊梅花。更有‘罗帛脱蜡像生四时小枝花朵’(用丝绸做成的假花),沿街市吟叫扑卖”。

  西湖上还有专供市民与游客博彩的游船,叫作“关扑船”。《繁胜录》载,“西湖内画船布满,头尾相接,有若浮桥。头船、第二船、第三船、第四船、第五船、槛船、摇船、脚般、瓜皮船、小船自有五百余只”;“关扑船亦不少”。

  转盘摇奖

  宋人关扑的方式多种多样,其中一种跟我们今天仍能见到的 转盘摇奖差不多。据南宋人曾三异的《因话录》记载,杭州有些 商贩就采用转盘摇奖的方式叫卖食品 :京城卖糖的小商贩,制作了一个圆盘,大约三尺见方,上面画有“禽鱼器物之状数百枚, 长不过半寸,阔如小指,甚小者只如两豆许。禽之有足,鞋之有 带,弓之有弦,纤悉琐细,大略皆如此类”。又“以针作箭,而别以五色之羽”,招揽市民前来关扑。

  想来关扑的顾客,只要掏一文钱,便可获得往圆盘射一箭 的机会。射箭时,商贩会将圆盘转动起来,以增加射中的难度。如果顾客能够射中圆盘上画着的图案,便可以得到一份奖品。如果没有射中,则需要再掏一文钱,才可以重新旋盘射箭。《梦粱录》说,“杭城大街,买卖昼夜不绝”,关扑各类小商品,其中“有白须老儿看亲箭闹盘卖糖”,说的也应该是转盘射箭的关扑买卖。看看,这是不是有点儿像今日商场为了促销而举行的“转 盘中奖”活动呢?

  生活在南宋末的学者周密,幼年时曾随父亲游京城,也亲眼 见过转盘摇奖的关扑游戏。他在《癸辛杂识·故都戏事》记录说: 杭州有一个叫王尹生的艺人,“善端视”,在市井上设了一个“大轮盘,径四五尺,画器物、花鸟、人物凡千余事”。他的玩法难度更高,“运轮如飞,俾客随意施箭”,而王尹生从旋转如飞的圆盘,能够一眼看出顾客“第一箭中某物,次中某物,次中某物”。待转盘停下来,一一验看,果然“与预定无少差”。如果他猜错,

  想来便算输了,要赔给顾客奖品。

  顾客也可以掏钱让王尹生自己射箭,要求他必须射中圆盘上的某个图画 :“命之以欲中某物,如花须、柳眼、鱼鬣、燕翅之类”,王尹生按其要求发箭。尽管“运轮如飞”,要射的目标又“极微藐”,但他居然“无不中之。其精妙入神如此”。周密后来就再也没有见过如此高技能的艺人了,“未见能传其技者”。

  宋代还有一种关扑游戏,玩法与今天的转盘摇奖更加接近。知名的连环画家王弘力老人曾经画了一册《古代风俗百图》,里 面有一张图像描绘的就是这种关扑游戏。

八百年前,满大街都是博彩摇奖

王弘力《古代风俗百图》之宋人关扑图

  王弘力先生出生于民国时期,他的图画符合宋朝的实际吗? 我觉得是符合的。因为从传世的宋画中,我们也找到了类似的转 盘图像。南宋画师苏汉臣画有一幅《秋庭戏婴图》(台北故宫博 物院藏),图上有一个圆墩,圆墩上放着宋朝儿童玩耍的各样玩具, 其中一个玩具就是转盘模型,叫作“人马转轮”。由于是玩具模型, 所以尺寸较小,成人用于关扑的转盘应该比这大得多。

八百年前,满大街都是博彩摇奖

苏汉臣《秋庭戏婴图》局部

  从《秋庭戏婴图》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人马转轮”由一个支架、一张转盘和一根人马造型的指针构成。转盘被划成若干个扇形,上面画了不同的图案。转盘可以拨动旋转,当它停下来时,上面的人马指针就会指向不同的图案,大概宋人就是以此来区分输赢的。只是因为找不到文献记载,具体的游戏规则已不可考。但可以肯定,既然画家将“人马转轮”作为一种儿童玩具画入“婴戏图”,想来这一关扑工具在宋朝的社会生活中是比较常见的。

八百年前,满大街都是博彩摇奖

《秋庭戏婴图》上的“人马转轮”

  掷钱币

  不过宋代最常见的关扑方式是掷钱币。关扑工具非常简单, 就是六枚铜钱,叫作“头钱”,掷在陶盆里,以铜钱的正背面定输赢。如果你是宋朝市民,只要身上有几枚铜钱,碰见门外有叫卖水果 的小贩,便可以叫住他 :卖水果的,停一停,扑一斤桔子。

  话本小说中有一个挺有趣的“扑买黄柑”的故事 :南宋时, 道州人吴约寓居都城杭州,住在清河坊客店。“客店相对有一小 宅院,门首挂着青帘,帘内常有个妇人立着,看街上人做买卖”。吴约“时时听得她娇声媚语,在里头说话。又有时露出双足在帘 外来,一湾新笋,着实可观。只不曾见她面貌如何,心下惶惑不定,恨不得走过去,揎开帘子一看”。

  一日,吴约正坐在门前,呆呆看着对门帘内,“忽有个经纪(商贩),挑着一篮永嘉黄柑子过门”,吴约叫住他,问道 :“这柑子可要博的?”经纪道:“小人正待要博两文钱使使,官人作成则个。”吴约便掏出头钱,往下就扑。可是他“一边扑,一心牵挂着帘内那人”,心不在焉。所以总是扑输,“算一算输了一万钱”。这个吴约,花了一万文钱,却连一个黄柑也扑不到。

  那么这种掷钱币的关扑规则是怎样的呢?史料缺乏详细记 载。不过我们倒是可以从元杂剧《燕青博鱼》看出个大概。《燕 青博鱼》说的是“浪子”燕青被宋江赶下梁山,流落东京,为了生计,“问人借了些小本钱,贩买了些鲜鱼。时遇着三月三清明节,到同乐院博鱼”。一心想“凭着我六文家铜镘,博的是这三尺金鳞”。

  在同乐院,恰好遇到一个叫燕和的好汉,要跟他关扑。燕青说道:“这鱼呵,重七斤八斤,你若是博呵,要五纯六纯,着小人呵,也觅一文半文。”这个“纯”,就是宋代的关扑术语,指掷出来的 铜钱图案要完全一致,“五纯”即五枚铜钱全部正面或背面朝上, “六纯”则六枚铜钱全部正面或背面朝上。

  换言之,如果燕和掷出一个“五纯”,便可以赢得燕青贩卖的一部分鱼。要是掷出“六纯”,则全部的鱼他都可以拿走。但燕和如果掷不出“五纯”或“六纯”,则要白付钱给燕青。据《东京梦华录》,在燕青生活的北宋末,开封府的鱼价,“冬月,即黄河诸远处客鱼来,谓之‘车鱼’,每斤不上一百文”。一斤鱼按市价要 100 文钱左右,但如果关扑的话,掏数文钱便可以扑一次。

八百年前,满大街都是博彩摇奖

明刻本《元曲选》“燕青博鱼”插图

  宋朝流行关扑之风,我觉得这是商业发达、社会开放、市民 生活高度世俗化的体现。后世朱元璋以严刑酷法禁止民间博彩, 明人周漫士《金陵琐事》载:“(明)太祖造逍遥楼,见人博弈者、养禽鸟者,游手游脚者,拘于楼上,使之‘逍遥’,尽皆饿死。”

  宋元时盛行的关扑买卖,自此消退,连“关扑”一词也退出了日常用语领域。

作者:吴钩   网络编辑:李海涛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