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素人画家臧瑾谈绘画

http://www.e23.cn2018-07-04雅昌艺术网专稿

    摘  要:如果画得象有用,要相机干什么?油画不同于国画,不苟同轻描淡写,就是要用浓重色彩去强调你的表达。为什么画这张?为什么这样画?动笔前,好的画家必须解决这两个问题。

素人画家臧瑾谈绘画

臧瑾新作

  如果画得象有用,要相机干什么?

  油画不同于国画,不苟同轻描淡写,就是要用浓重色彩去强调你的表达。

  为什么画这张?为什么这样画?动笔前,好的画家必须解决这两个问题。

  文学、音乐、舞蹈,可以只展现技法吗?不可以。绘画亦然。

  画面应当表达你的境界,每一笔都是有你的体温的,每一色都是有你的情绪的。

  画得再好,卖得再贵,也不要重复,除非你想让你的笔变成印钞机。

  画贵有自我,画出你的内心与情感。你应该是有说要画。

  离开实物和照片就不会画了,这样画的再好,也只是个画匠。

  文艺创作贵在创字,没有创意就只剩下作画了。

  画的灵魂在画布背后,在画家的修养与品行。

  不要指责他画的平俗,其实他己将自己完全呈现,仅仅如此。

  在画布上的取舍,最能看出一个画家的艺术水准。

  不拘小节,也是追求整体表达的技巧,是大技巧。国人太拘谨。

  功夫在画外,多读多看多思,笔尖上才会流淌着你的思考。

  舒服是人类一切活动之高境,一张画必须看着舒服,哪怕只有一抹色彩。

  风格不是万能的,形式被内容所决定。说你风格固态,那是在骂你。

素人画家臧瑾谈绘画

臧瑾新作

  一张画分文不值,纯属自娱自乐。但遇上知音,这画就价值连城。

  你对牛弹琴不是牛的错,是你的错,不要指望你的画取悦于天下人。

  绘画不能承载之重,别指望你画出了哲学,画出了史诗,画出了政治,甚至画出了人性。

  我喜欢大色块与色彩组合,那些抽象画也许才真正表述了油画的本质。画了几百年,这才刚刚开始。

  每个人都可以成为画家,只要你拿起笔,只要你还活着。

  没有什么写生与创作之分,人为的分类很可笑,梵高的名作全是去乡下写生画的。

  目标是过河,有桥有船有泅……美院就是教你方法,而目标只有一个。

  一切都会过去,向过去的大师致敬,然后转身向前看,去勇敢而大胆地探索!

  一个人不能画一辈子技法,画一辈子老师教你的那点东西,你不能至死不毕业。

  抓住震惊你灵魂的一瞬间,用你的方式涂鸦出来,让之定格于画框之中。

  艺术迷宫让人迷恋,进去难,出来更难。保持距离才能得到艺术真谛。

  纵观世界美术史,那些成名作,西方是革了技法的命,中国是革了政治和文化的命。

  造反有理,革命无罪。造绘画的反你也得有自己的一套道理。

  幸好有故事,我喜欢画那些故事,如同写一篇纪事散文。

  画是无用之美,如果你指望它发财,还不如去开滴滴专车。

  如果每个画家都能够用画笔剖开自己的内心,我们将会看到多少惊世之作。

  我从来喜拙不喜巧,神韵往往出自憨拙。乾隆喜巧,繁巧之多令人生厌。

  最质朴地表达,最让人心动,如蒙克朴实的呐喊。

  所有男画家都爱画女人体,都别说为了艺术。没那么高尚,都是为你的荷尔蒙而画。

  只有你忠实于自己的内心,那块画布才能忠实于你。

  绘画不是为了高雅,不是为了饭碗,只是为了渲泄。

  我喜欢纯粹这两个字。油画就是油画,国画就是国画,少渗透,少借鉴,别跨界,当心扯了蛋。

  杰出的画家是天生的。踢球的比梅西更刻苦的人很多,梅西只有一个。

  也许架上绘画己经死亡,但人生的色彩永不褪色。

  不要去克隆伟大,更不要复印自己,探索永远是绘画的快乐之源。

  你可以炫耀你的造型多么准确,我偏要平涂无型,不跟你玩那个。

  武无第二,文无第一,谁也别说比别人画得牛B。

  在中国看个展,你会看见一对爹娘生的多胞胎,看两张就够了。

  画个葡萄卖线了,高兴,于是画一辈子葡萄,得意于人称某葡萄。殊不知人家那是讥讽你呢!

  文学与艺术的心是通的,从画中能看出你的文学素养。

  印象派画光影,写实派画人体……其实画的都是科学。别忘了艺术不是科学。

  技法还是要学的,如同你去杀人,总不能赤手空拳吧?

  当下很多高价画家就是一支股票,人家买的不是你的艺术,买的是抛时的利润。

  什么才是你的好画?你己经用油彩充分表达了你的意念,这一幅对你而言就是好画。

  有的画一出生就死了。所以我认为有活画与死画之分。

  艺术不能世袭。艺术家是天生的,不然齐白石的儿孙都应该是大画家。

  什么时候画画都不晚,你有童子功,他有老头乐。

  喜欢这幅画,就别问谁画的,如同这碗肉好吃,你会去问这猪是谁养的吗?

  这幅画让你思索,或让你愉悦,或让你产生了欲望……它对你就是一幅好画。

  色彩关系,反其道而行之,往往有出其不意的效果。

素人画家臧瑾谈绘画

臧瑾新作

  拿起笔就知道此画的成品模样,这该是多么的无趣。意外之笔往往是精彩之笔。

  有时需要做减法,故意去除完整性,去除合理的光影层次,去掉细节……让画显得随意一些。

  文艺就是天才干做活儿。干上一阵,如果方向错了,停止就是前进。

  长期用一种方法画一种题材,可以画得透彻些。但求变,才可以长进。

  好画不分大小,但大画更利于展开,更具有视觉冲击力,更容易表现复杂。

  我喜欢把大画当小画去画,一是我懒,二是可以让大面积充塞单色。

  绘画是纯粹的精神活动,偏执的大脑也许就是画家中的天才,也许只有自杀才能结束这一切。

  你画时顺畅,别人看画时也一定顺畅,如果你画时拧巴,就放下笔,去吃烟吧。

  别盲信理论。百万年前古人就在岩石上画画了。不然美院老师全是大师了。

  你用一分钟思考,再用一小时画完,你也许要用一年时间才能把画卖掉。应该反着来。

  绘画没那么神圣,就是去享受涂抹的快感。这点连儿童都知道。

  不要去做描画对象的奴隶,你是主人,万物随你调度。

  你百分百地忠诚于你描画的对象,就己经背叛了你的内心。而叛徒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把油画画成了照片,我只能惊叹你的耐心和功夫。正如你不爱她,你也可以展示你的功夫。

  不要刻意。一刻意就做作。把水蓄满,你只需要打开水笼头。

  扬长避短是必要的。吴昌硕知道炫耀他的线条,徐悲鸿从没忘记展示他的造型。

  不要什么都想得瑟,不要想把什么都装进去。常玉的减法也是有感染力的。

  大胆些,再大胆些,忘掉技法,忘掉一切,眼前只有色彩。这就是诀窍。

  如果你想活得久一些,千万别去画油画,死得快!难怪大画家都有八方透风的大画室。

  画出你表现的事或物的本质,色透纸背,我以为这是绘画的高境,很难企及。

  你可以占有一个女人的身体,但你很难占有她的感情;你可以画得很象,但你很难画出所画之灵魂。

  风格是由你的经历、血型、文化、遗传等形成的。画的风格就是你的性格。

  你不可能用你习惯的讲话风格,一辈子只讲一件事,除非有人给钱让你天天讲。但有些画家甚至大名家做到了这一点,多么可悲!

  所谓风格,我认为是用你得心应手的画法,去画适合这种风格的一切。晚年的梵高就是这样做的。

  还是喜欢油画色彩的强烈冲击力,不然你就去画国画,画酸酸的人文画,画些小情小调。

  选择了油画,你必须弄懂色彩与人的感官。

  美,漂亮,雅致,这些不是一幅好画的唯一标准。能用语言把它讲清楚的画,一定不是什么好画。

  不能让你产生情感共鸣的画,你不要买,那就是一张废纸,除非你把它当成了股票。

  放松很要紧。取得好成绩的运动员,大都在比赛时很放松;想画出好画,也必须放松你的心态,放松你手中的画笔。

  西方很多大师的油画都是“不修边幅”的,很潇洒随兴,一如西方人的性格。

  我不认为超写实画出来的大作是艺术,犹如中文老师只会写出正确的语法和修辞,那不叫文学。

  绝大多数画家一生都在追求画得象一些,再象一些,而我,一直在力求画得不象,但又要让你看得出来我画的是个啥。

  绘画时的感觉非常重要。其实你就是在传递和加工你的感觉。

  黑色,还是黑色。黑色很重要。看一些没有黑色的画,大都飘。有人说大自然中没有纯黑,也许!

  师古不化,师洋不化,均不可取。你吃了一块肉,把它嚼了,咽了,化成营养进入血液,才能表现出外在的精气神儿。

  当年我写小说,有个诗人说我写的太美好,劝我读哲学。我想画画也应该如此。

  真正杰出的画家是靠构图、色彩、笔触来传递他的认知和情绪,而不是靠图解和画故事。

  画外音是多余的。你的画会说话,我们不需要东扯西拉、故作深刻或替你表达的那些拙劣画评。

  我喜欢这样的画:近看全是色块,看啥不是啥;然而当你适度欣赏时,看啥都是啥。

  我喜欢把似是而非这个词运用到绘画中去,这也是绘画好玩的地方。

  绘画时,世界什么样子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心中的世界什么样子。这时候你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你的。

  有些局部,你并没有画的打算,但当你画到一定的时候,这个局部就会呼之欲出,由不得你了。

  我们可以用怒吼、哭泣、欢笑以及各种微妙的表情去表现情绪,其实绘画也可以做到,在这类画中你也许看不见真实的世界。

  做人可以老实,画画可不能太老实了。老实了可真的要吃亏。

  先有绘画,还是先有技法?我喜欢看不出技法的画作。注意,我是说看不出。技法这东西,会让很多作品千篇一律。

  臧瑾小传

  臧瑾,男,生于1957年。曾祖父从韩国移民天津,从商。祖父承继家业,并发扬光大,生意兴隆。后日寇入侵,家道中落,以至于父辈几兄弟食不裏腹。父亲为一口饭,先报名国民党军,因年小被拒,次年被八路军纳入。一次在山东被日军围攻,负伤躲进臧庄,遂改姓朴为姓臧,沿用至后代,以示纪念。父亲后来被选为中共首批飞行员,我出生时,他己官至团座。我生于长春,遇文革读书草草。1970年遵军委一号令,随父入川,犯了‘’少不入川‘’之大忌。蜀国山川灵秀,女子美丽,诗书弥漫,让我深染文艺之恶习。中学拉提琴,下乡写剧本,当兵搞创作,复员做记者,从商弄出版,退休画油画,被文艺毒害至今,以至于离了文艺会被饿死。工农商学兵,一样没拉下,全干过。丰富之阅历,读书之习性,善思之特点,表达之欲望,让我放下了琴,码起了字,丢下了字又抓起了画笔。青年时的朋友杰出者众,而我注定平庸一生,好在自娱自乐,倒也逍遥一世,不足为悔。 

作者:臧瑾   网络编辑:李海涛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