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当代影像艺术创作中的黑白摄影

http://www.e23.cn2018-10-23光明日报
 “火车上的中国人”系列之一 王福春

  “火车上的中国人”系列之一 王福春

  “电影院”系列之一 杉本博司

  “电影院”系列之一 杉本博司

  近日,中国美术馆正在举办摄影家王福春的摄影作品展“火车上的中国人”。王福春早年毕业于铁路司机学校,对铁路有着特殊的感情,他从一台借来的海鸥相机起步,用40年时间记录了中国人在火车上旅行的难忘历史,也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社会的巨大变迁。王福春的作品大多为黑白影像,他说:“黑白色调看上去更有质感,更有历史感和沧桑感。”回看历史,黑白摄影曾经是技术受限时代的必然选择,而在当下,却越来越成为摄影人艺术创作中的主观需求。

  在摄影最初发明的半个多世纪里,几乎所有的照片都是黑白的。围绕着黑白摄影,一时间产生了画意摄影、自然主义摄影、摄影分离派等众多创作手法及流派。黑白摄影借助于摄影艺术评论的建立,和众多艺术家的不懈努力,终于确立了摄影的艺术地位,出现了一系列优秀的摄影作品和理论着作。但是在黑白影像轰轰烈烈大展拳脚的同时,人们也一直没有放弃对拍摄彩色照片的研究与尝试。从20世纪伊始卢米埃尔兄弟成功推出彩色干版技术,到20世纪40年代柯达公司向市场投放艾克塔克罗姆彩色胶卷,彩色摄影得到了真正普及,并在十年里仅在美国就拍摄了将近两亿张彩色照片。

  但矛盾的是,照片没有颜色的时候,人们觉得摄影既然作为“真实的再现”,却不能再现人们眼中熟悉的色彩,总是有些许遗憾,而今一旦获取彩色照片变得易如反掌之时,一部分艺术家却又诟病这种影像效果过于真实,少有艺术性可言,还是黑白照片更能表达他们的情感与理念。由此开始,在摄影领域内,选黑白还是拍彩色,以及各自的优缺点、存在意义等相关问题,就如同抓拍和摆拍、客观与主观之间的博弈一样,持续至今。

  摄影作为一种获取影像的手段,从最初必须通过极为繁琐的过程来获得一张黑白照片,到彩色摄影普及,再到今天手机已经成为一部带有通话功能的照相机,发展时间之短暂,变化差异之巨大,在整个艺术史上也实属罕见。时至今日,摄影还能不能作为“真实的再现”都已经不再让人十分放在心上,摄影人反而冷静下来,更加理智地站在黑白摄影之外重新审视黑白摄影。今天的黑白摄影作为一种艺术表现形式,虽属小众,却更趋于理性。

  从影像创作角度来讲,自从人类发明摄影,摸索着与机械展开对话,一直到数码摄影革命取得决定性胜利,黑白早已成为数码相机内置的一个可以唤醒某种情感功能的实用工具了。淡化了技术性难度之后的黑白摄影,其创作观念变得更加直接、强劲。随着黑白摄影成为更自由、更简单的艺术创作形式,人们并没有停止对摄影进行重新认识、理解和定义,而是针对其艺术性和试验性提出了更高更广的要求。

  从视觉效果角度来看,黑白摄影有一种神秘感。纯净的黑白影像淳朴、含蓄,饱含想象空间,无限接近事实却又绝对不是人们眼中的事实,细思之,极为抽象,在视觉表现力上很占优势。一些艺术家坚持把黑白摄影作为他们实现自己艺术理念的造型手段,并且在创作过程中提出了一些相当有见地的观点。摄影家林少忠说:“正是黑白摄影拓展了我们的视觉经验范围。”摄影家王福春说:“虽然我的照片是黑白的,但我的内心世界是五彩缤纷的,相信看我照片的人也能体会到那种情感。”如今,虽然黑白影像唾手可得,然而凭借其历史地位及审美角度的特殊性,黑白摄影仍然在影像创作领域占据了一个无法被轻易撼动的位置。

  摄影当然可以不是黑白,但是那些经典的摄影作品让你觉得理应如此,由于这个观念深入骨髓,人们似乎没有意识到摄影自身已经悄然发生的变化。一些摄影家把黑白作为摄影的替身符号,借其从某些角度反观摄影,一方面自省,一方面与周边文化发生关系。在内容上或手法上,他们或模仿曾经的经典,或干脆抛弃经典,尝试通过各种手段与摄影的概念相互印证,发掘摄影自身的历史,重新考量其本质及存在意义。自称“宋朝的摄影师”的日本摄影家杉本博司,将史学、哲学、美学融入摄影,“并完美结合了东方冥思与西方文化理念,以构图独特、精致的黑白系列作品影响了世人”。在“电影院”系列作品里,他用照相机拍摄正在播放的电影,曝光时间与电影放映的时间相等。长时间曝光使电影屏幕因曝光过度再次回到虚无,而周围黑暗的环境却得益于长时间曝光显示出极为精致的细节。杉本博司用黑白摄影浸润着哲学意味,把握并向观者展示着时间的持续和流逝。

  彩色摄影是饱含缤纷色彩的造型语言,黑白摄影是经典的、表达独特艺术思考的视觉化工具,它们之间不存在哪个更好、表现力更强的问题。无论是使用经验,还是作品所呈现的视觉效果,这两者都是完全不同的事物。今天的黑白摄影,即使不再是摄影艺术性和技术性的代表,也并不是什么过时的事物。黑白摄影仍具有自身独特的语言和能力,发挥着自己的特色,展现着新的可能,依然是解决、分析、阐述艺术问题的方法手段和需要研究探索的课题。

  德国思想家瓦尔特·本雅明认为,“起源”这个词的意思并不是指一个新鲜事物的诞生,而是指这个新鲜事物从诞生那一刻起,就不断地进行着修复与重建。今天黑白摄影的艺术创作也是如此,不但要扩大其发展空间,更要从传统里汲取养分,着重展现黑白摄影更加个性化的存在。黑白的世界里决不仅仅只有黑白,只有学会从另一个角度看世界,才会得到一片新的天空。

  (作者:赵欣,系北京工业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师)

作者:赵欣   网络编辑:邓云霄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