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从“眼睛阅读”到“耳朵阅读”

http://www.e23.cn2018-10-30济南日报

    摘  要:阅读,是人类文明进程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古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如果想要获取知识,从古至今,阅读确实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途径。人类的阅读从结绳记事、甲骨到羊皮、竹简,又到纸质文本,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发展到今天,阅读方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青灯黄卷式的传统模式正在被即时在线的浏览所取代

从“眼睛阅读”到“耳朵阅读”

  

 第七届山东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一名小读者正在体验喜马拉雅的有声书。
  (崔健 摄)
  编者按 阅读,是人类文明进程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古人说“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如果想要获取知识,从古至今,阅读确实是一种非常重要的途径。人类的阅读从结绳记事、甲骨到羊皮、竹简,又到纸质文本,经历了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发展到今天,阅读方式已经发生了巨大的改变,青灯黄卷式的传统模式正在被即时在线的浏览所取代。在这个大数据的时代里,阅读已经成为一种快餐式、跳跃性和碎片化的东西。
  从纸质书到电子书,人类的阅读有了较大的改变。而最近一段时间,有声书的流行,又把人们的阅读带向一个新的方向。近日,国内首部纸、电、声同步出版的图书《AI迷航》上市,引发了业界的关注。而在不久前结束的第七届山东文化产业博览交易会上,喜马拉雅和网易的有声书也引起了市民的兴趣。记者了解到,现在不少网络作家在出版图书的时候,也会把有声书列入计划。有专家甚至认为,有声书将成为新的蓝海。
A“移动有声APP”已经成为民众有声阅读的重要选择方式
  在印刷术发明之前,文化的传播是靠手抄的书籍。费时费力,而且遗漏多,严重阻碍了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活字印刷术的出现,为知识和文化的传播与交流创造了有利条件,对人类文明进程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印刷术始于隋朝的雕版印刷,宋仁宗时,毕昇对其发展和完善,由此产生了活字印刷,并由阿拉伯人传至欧洲。活字印刷术的发明是印刷史上一次伟大的技术革命。
  到了计算机技术和网络技术飞速发展的今天,电子图书成为一种新型的图书记载方式。它是印刷型图书的数字化形式,利用计算机高容量的存储介质来储存图书信息。电子书拥有许多传统书籍不具备的特点:成本更低,内容更丰富,方便进行信息检索等等。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用耳朵代替眼睛的方式越来越成为阅读方式中的新生力量,因此听书已然成为大众阅读的重要选择方式。从纸质阅读到如今的有声阅读,科技的进步为民众提供了更为丰富且灵活的阅读方式。
  所谓有声阅读,就是通过有声的方式,包括通过广播、录音带、CD、音频分享平台或移动APP等形式收听书籍的相关内容。
  根据我国第15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显示,有声阅读成为国民阅读新的增长点。2017年,我国有两成以上的国民有听书的习惯。其中,成年国民的听书率为22.8%,较2016年的平均水平提高了5.8个百分点。在这之中,14岁—17岁青少年的听书率最高,达28.4%。相关数据显示,“移动有声APP”已经成为民众有声阅读的重要选择方式。
  我国近年来的有声书市场展现出了强大的生命力。据喜马拉雅营销服务商山东站负责人王桂林介绍,喜马拉雅组建于2012年8月,APP于2013年3月上线。作为音频行业的独角兽之一,喜马拉雅目前总用户规模突破4.7亿,每日人均收听时长长达两到三个小时。5年的时间里估值增长超过1000倍,成为近几年中国成长最快的移动互联网平台企业之一。“那么为什么可以做到这么大呢?因为我们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纯靠广告为收入的音频媒体,而是做数字出版生意,因此会从国内的出版市场中拿取份额。”
  喜马拉雅FM买断了国内70%的有声图书版权,涉及网络文学和传统文学等诸多领域。“签约版权合作的有声书籍,在法律范围内类型不限。”王桂林说,他们也会请专业人士来录音,但是所谓的专业人士不能仅仅是因为声音好听,而且还需要在某个垂直领域具备很资深的知识体系,在这一点上也确保了有声书能够体现出专业性来。
  对于有声书的发展,文化营销创意策划人王卫文认为,现在的图书出版不仅仅是一种产品的推出,更多需要考虑阅读内容的系统服务,以及将知识产权打造为文创IP的市场反应。“有声书是一种区别于纸质阅读,可以带来更多情感交流的沟通方式,如果有条件去策划这样一个项目,有声阅读的内容是必须要考虑在内的”。
  在喜马拉雅FM中,90%的有声图书资源是免费收听的,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自己喜欢的有声图书收听。对于读者而言,有声阅读相对于纸质阅读来说,是一种新鲜又富有生机的事物。这种方式使我们的双手从阅读的过程中解放出来,方便随身携带。比如在旅途当中或是等公交车时,可以充分利用这个时间用有声阅读的方式进行知识的补充。同时可以提高学习的效率和认知,对于读书感觉困难的人来说,听书无疑是更好的选择。王卫文说,他听书的内容会更偏向知识的讲解类,这种方式改变了阅读习惯,拓展了阅读内容,利用碎片化时间有效整合与管理着我们的生活,提供了接触更多知识内容、提升生活幸福感的机会。
B 纸质书和有声书的体验各有不同,不能盲目割裂
  从受众群体的角度来讲,有声阅读的受众布局是多层次的。可以是幼儿、盲人、知识水平受限人群等缺乏阅读能力的群体。可以是热爱学习,追求更高精神层面且不分年龄阶段的群体。同样也可以是受到阅读条件限制的群体,如就开车的读者而言,如果路途遥远或是碰见堵车的情况,听听有声书可以说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对于部分读者而言,他们认为传统的纸质阅读更适合思维模式的运转。有声阅读不利于思考和记忆,精神不集中的时候就会遗漏掉很多内容,于是就需要重新听。而且如果要记牢某一部分的内容,就要反复听很多遍,很浪费时间。同时在听的过程当中需要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而且如果过多依赖,会使阅读能力下降。
  作为一名文字工作者,山东艺术学院青年教师陈凌直言,纸质阅读和有声阅读会给她带来不同的体验。单从阅读感受来讲,她更喜欢的是纸质阅读。因为纸质阅读需要更为充分的体验准备,通过各种方式去营造一种适宜的阅读氛围,比如泡好茶、煮好咖啡,这是一份自由的享受。“对于中年人而言,这种体验的机会并不多得,”她说。而电子书与有声书更多的是受限于现实阅读的情景,体验自然不同。智能设备为阅读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因此有声阅读的出现是文明进步的产物。从文化策划的角度讲,如何有更好的创意,让受众不断产生更加优质的具有吸引力的体验,这是一种不断更新的对商业模式的探讨,而不仅仅是体验方式的研究。“出于市场回报的考虑,作者肯定会选择更容易接触消费者的方式进行作品的传播,有声书的形式肯定是在首选的考虑范围之内。”她认为,就现实情况而言,有声阅读肯定是提高国民阅读率的有效方式,并且,是更受年轻人欢迎的方式。
  作家叶萱认为,很少有人在完全听了有声阅读之后就会完全放弃纸质阅读。在采访中,她表示,事实上,对于很多人来讲,多种阅读形式是共同存在的。大家只是根据自身的情况,来决定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环境下,选择更适合当时那种情境的阅读方式而已,“所以我觉得盲目地把它们割裂开也是不科学的”。
C 有声书对图书多元发展有助推作用
  但是并不能完全代替纸质书
  纸质书的阅读对于阅读习惯的培养,以及对文字的印象、对内容的理解是电子书和有声书所不具备的优势。那么有声读物的出现会对传统的出版造成冲击吗?
  据济南出版社电子商务部运营主管李延卿介绍,有声读物对文学类、社科类、经管类以及少儿类图书的影响较大,对难以抽象化的图书如艺术类、科技类等影响较小。站在发展的角度上,他认为,“有声图书对于出版的多元化发展有助推作用,对于方便于制作有声读物的品种,从出版的角度来看是一个必要的尝试。”
  同样,叶萱作为济南独立书店之一想书坊的创始人,并不认为有声读物的出现会影响书店的运转。有声书在市场上惊人的发展速度也并没有对书店的盈利造成太本质的影响。她认为,需要有声读物的人群和需要纸质读物的人群,他们不是同一情境下的同一群体。喜欢阅读纸质书的人,需要书店这样一个静谧的、有知识熏陶的阅读环境,他们会享受现场挑选书籍的直观性,会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合适的时间和环境。倾向于有声读物的人,通过耳朵代替眼睛的方式,放松眼睛,减少疲劳感,同时有声阅读可以随时随地地听,极具便利性。因此这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群体,他们互相之间是没有可比性的。
  就想书坊而言,每天图书的流水仍然比饮品还要多。叶萱表示,尽管他们的饮品很受大家的欢迎,售卖所得也非常可观,不过图书的流水仍旧超出了饮品的受欢迎程度。原因其实很简单。她说,因为想书坊一直以来采用的是一种筛书模式,即通过多品类少存货的方式来满足大家对图书的需求。图书被售出后,每天都要进行相应的补货。实际上这也是一个将不同品类的图书或者更新的书流动起来的过程。这样,他们通过在选书的途中,就能把更多的好书呈现在大家的面前。叶萱说,“有很多顾客说,到这个地方很有购买欲,并不是因为我们这些书只有我们这里有而别处就没有,只是因为我们把哪里都有,但经常注意不到的书挑了出来,放到了大家的面前而已。”
  无论是纸质书还是有声书,它们的区别也只是阅读的形式不同而已。科技的发展和进步造就了如今生活的多姿多彩,我们对知识汲取的方式也变得越来越丰富了。之前在网络上我们会看到一些很有意思的图片对比。有的图片是在国外的地铁上、公交车上或者各种车站里,很多的外国人在捧着书阅读,而与之相对应的图片是在中国,大家捧着手机看得津津有味。反观当下,看手机的不一定就是在玩手机,说不定是在看一本能够看遍大好河山的电子书,戴耳机的不一定就是听音乐,说不定是在听一本能够尝遍人生百态的有声书。
  在国内,大家直观上都认为在现代社会读书的人越来越少了,社会越来越浮躁了,但其实相反,爱阅读的人并没有减少,只是阅读形式的多样带给了大家一种错觉。据调查的数据显示,我国成年国民人均图书阅读量基本保持平稳。诚如叶萱在采访的最后所说,只要我们利用碎片化的时间在学习,在不断地获得新的知识,包容更多的观点,那么这本身就是一种进步。至于用什么样子的载体媒介和形式并不是最重要的。因为从阅读的角度来说,选择最适合自己的,恐怕才是最重要的。

作者:张晓涵   网络编辑:宋丛馨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