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 济南日报 济南时报 都市女报 当代健康报 人口导报
外文版
繁体中文

一念清静真似幻·处处般若诸相中------对话青年油画家刘明亮

    摘  要:初识明亮君在一次朋友小聚,其时读他的画已多年,未曾谋面。初见便聊的投机,印象颇深处有二,第一其人敦厚诚恳,敏思而讷言,与其作品挥洒奔放、处处玄机似契合又有距离。第二是聚会结束坐他的车返回,一辆主要用于运输的江铃全顺氤氲着浓重的松节油味伴我们回程,很是难忘。

一念清静真似幻处处般若诸相中------对话青年油画家刘明亮

初识明亮君在一次朋友小聚,其时读他的画已多年,未曾谋面。初见便聊的投机,印象颇深处有二,第一其人敦厚诚恳,敏思而讷言,与其作品挥洒奔放、处处玄机似契合又有距离。第二是聚会结束坐他的车返回,一辆主要用于运输的江铃全顺氤氲着浓重的松节油味伴我们回程,很是难忘。

其后对他的作品更为关注,尤其近来他的佛像系列作品,让我很感兴趣。一日午后,相约明亮兄画室看新作,无距离欣赏,与看数码图像又是天壤之别,在大大小小的作品包围下,在斑驳陆离颜色的冲击下,视觉、材质、气味……我深深的震撼在这个场中,我们的对话也由作品聊开去。

樊磊:一直对您的题材变化很感兴趣,从风景写生创作到荷塘干花系列再到佛造像,这里面有什么脉络可寻么?

刘明亮:我在山东艺术学院求学期间,毛岱宗老师曾嘱我多读书,当时他给我一本《六祖坛经》,说实话当时也看不大懂,但是很喜欢。当时学画很焦虑,从技法到认识都亟待提高。画风景是学习需要,从印象派色彩到中国的文化元素,都可以在风景中找到,但是画的很辛苦,因为色彩关系、形体塑造等等始终是驾轻就熟的习惯,而对传统文化的兴趣和中国绘画的迷恋,又让这种结合变得困难。直到有一天,我在画了大量的干花之后,在日光下、灯光下、月光下等等情境观察它们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打开了,那种色彩关系的约束一下子放下了,我为什么“随类赋彩”?中国绘画原来一直就不是“随类”的,画竹子从墨色到朱砂,直写胸臆。于是我就解放了自己,解放了色彩,这些题材也是在这种追求中,不断寻找到的最适合表达的对象,比如干花,那种干枝的瘦硬适合中国式的书写,而蓬松且千变万化的花头可以给色彩的挥洒以很大的空间,会出现很多偶然的东西。

樊磊:这可以说是一次开悟,一次“技”的层面的飞跃。

刘明亮:可以这么说。画荷塘呢,则更有一种机缘在里面,一次回家乡写生,连日阴雨,没法画画,我来到一个荷塘的边上,在一个老人的草棚里避雨,边避雨边和老人聊天,棚外烟雨迷蒙,荷塘的浓绿粉白全朦胧在雨雾中,聊着聊着,我忽然觉得进入了一个似真似幻的状态,和老人的对话也若有若无,当时的情景也如梦如幻,似乎一切都融入了混沌的意向。第二天,我便开始在画面里寻找这种感觉,一气画了很多,画面追求恣肆与混沌,又有象又无象,但不着象,我觉得是又一次的解放。

樊磊:这可以说是又一次开悟,这是“意”的升华。

刘明亮:我觉得我看见了月亮,我开始坚定地向着月亮的方向前进,虽然不知道能到达哪里,但是我有了很明确的方向。这个时候再回来看《六祖坛经》、《道德经》等等就有了新的理解和体悟。觉得绘画自由了些,记得小时候喜欢看墙角的水渍,喜欢看神秘的锈斑,这个时候那些意象会不经意的走入画面。所以画荷塘也出现了紫红调子等出人意料的效果。

樊磊:近期的佛造像系列作品可以说又进入到了一个新的阶段和空间,自由绚烂而厚重沉着,由于题材的特殊性,法像的圣洁、慈祥、庄严都融入到恣肆的挥洒中,颇耐人寻味。

刘明亮:我一向对佛学心存敬畏,所以开始不敢碰触这个题材。其实开始原因很简单,我需要做一些大型的创作,而荷塘啊、干花啊这些题材不足以支撑画面,再一个我画大型的荷塘就有了对佛学圣洁奥意的隐喻,那大创作索性就直接把佛造像融入其中,有时是荷花和佛像的组合,有时就是直接以佛像、飞天为题材。

但是这个题材又容易束缚自己,开始还是由于过于的敬畏,不敢大胆尝试,线与形的关系,五官的造型等等,没有建立自己的体系。

后来在艺术手法上,大胆的解构和建构,不断地加,不断的减,佛家说,一切诸象皆为虚像,绘画者何必自寻烦恼呢?于是,再次解放自己,不为形象所拘囿。

樊磊:我一直认为你的作品不论是什么题材,都是纯艺术形式,没有把这批作品当作宗教绘画来看。在你的语言体系中,“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佛像如同莲花,莲花也充满佛性,不论什么题材处处都充满了你独特的智慧,这是一个由技入道的过程。当然,回过头来,这里面肯定会带来很多技法的问题,你独特的笔触和色彩实现了你的意象。

刘明亮:当然。对于一个学油画的来说,一种颜色加另一种颜色会出现什么效果,哪几种颜色调配会出现什么调子不是问题,问题是如何出现预想中的偶然性。渐渐的我不洗画笔,不清理调色盘,我的笔在别人看来都是无法用的秃笔。当然这也经历了很长的一个摸索的过程,开始也是脏颜色,渐渐的我笔下出现了想象中的灰调子,脏颜色不见了,我觉得驾驭也轻松了。这种独特的习惯增加了很多未知,如同创作的过程,是个未知的旅程。

:

樊磊:对您的车印象很深,行使在路上一定很多人把你当作超市送货员吧。

刘明亮:我的东西就一个作用,干活。当时买车的时候我还真问过销售人员,她们说客户资料里好像没有艺术家,除了公司用,个人买的基本都是送货接人用的。很多人说出去写生适合大越野,其实我觉得我这个更适合我,下雨天可以在车上画,晴天可以当个墙,躲在车后面画,免得阳光直射。好看不好看那些外在的东西于我没意义。

我每天绘画的状态,如同在搭建自己的房子一样,每天干自己的活,方向正确的干活。至于建个四合院还是茅草棚还是二层楼,那是缘份的事情了。

樊磊:相信你在建构自己艺术领域的过程中,一定能盖好一个自己的独特建筑,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一念清静真似幻处处般若诸相中------对话青年油画家刘明亮

刘明亮

1972年生,男,山东新泰人。

1995年毕业于齐鲁师范学院(原山东教育学院)美术教育专业;

2002年毕业于山东艺术学院,获文学(油画) 硕士学位;

2010年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获文学(艺术学)博士学位;

齐鲁师范学院美术学院美术教育研究所所长,教授;

中国艺术人类学学会会员,济南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

一念清静真似幻处处般若诸相中------对话青年油画家刘明亮

一念清静真似幻处处般若诸相中------对话青年油画家刘明亮

一念清静真似幻处处般若诸相中------对话青年油画家刘明亮

一念清静真似幻处处般若诸相中------对话青年油画家刘明亮

一念清静真似幻处处般若诸相中------对话青年油画家刘明亮

 
作者:樊磊   网络编辑:张骥南

浮世绘

免责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舜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可与本网联系,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